• <nav id="yauoo"><optgroup id="yauoo"></optgroup></nav>
  • <menu id="yauoo"></menu>
  • <dd id="yauoo"></dd>
  • <center id="yauoo"></center>
  • 古夜凡小说网 书架

    好看的现代高干小说! 更新:2021-12-07 03:12:37

    暗黑三魔神:收之桑榆
    古夜凡污污污免费视频:收之桑榆

    污污污免费视频??#20570;僵尸王,有无数超能力。纵横都市,无敌阴阳两界。莫风:僵尸族无所畏惧!校花、女鬼、小狐妖、僵尸妹都来抱大腿。莫风:“买了否冷?”道士、和尚、驱魔人、富二代都来想装逼。莫风:“怎么回事小老弟?”阎王、判官、城隍爷,都想把女儿嫁过来。莫凡:“我信你个鬼,糟老头子坏滴很!”

    反悔
    古夜凡反悔:罗宾的回忆

    反悔大家好,我是程睿。今天我要在这里向大家表示我对你们,我的所有粉丝的谢意,如果没有你们,我现在还不知道在干嘛,更不要说马上就要飞升成仙。是你们的支持,是你们的陪伴,才让我一步步走到了今天。能有今天这样的修为,你们功不可没。我亲爱的粉丝们,我爱你们。

    张无忌的无敌防御
    古夜凡张无忌的无敌防御

    张无忌的无敌防御一种病毒正在肆虐!感染的人,会变成二次元动漫角色!主角变成了男性版的鹿目圆,未来的圆神,就钦定你了!变种无限流,初始世界:“原神”大乱斗类型,鸿钧VS生命法庭,圆神VS曼哈顿博士,洪荒圣人VS漫威五大神,一拳超人VS超人,弃天帝VS萨格拉斯,魔君索伦VS六道仙人你能看见所有经典动漫游戏人物的大乱斗。停笔一段时间后归来,小号转生,曾完本《极限恐惧》,《梦想进化》,《幻想降临现实》,《里表世界》。本书为擅长类型,预定3百万字。因为老书被封,没办法发公告,麻烦看到,觉得喜欢这一类型的,推荐给身边的朋友,谢谢。

    被养废了最后一更
    古夜凡被养废了最后一更

    林少风意外进入一座荒岛,可以随时进行顿悟。于是,他从体育老师教的五步拳和简化太极拳步入武道,最终登上巅峰,打破桎梏……

    结怨求收求票
    古夜凡结怨求收求票

    文明崩溃,人口锐减,但是日子还得过。种种田,探探险,拍遍栏杆,坐看涛生云灭。

    躲猫猫吧我们
    古夜凡躲猫猫吧我们

    修仙大能重生都市,会炼丹,能炼器,懂阵法。且看陈远如何在都市吊打一切,一步步登临绝巅。

    吃尸体的壁画
    古夜凡吃尸体的壁画

    吃尸体的壁画公元1100年,徽宗登基,大赦天下。此年,高俅发迹,宋江还只是个小吏,武松正在嵩山习武,李师师还是个姑娘……然后,王汉来了,肩负着拯救全人类的重任。

    坛加风云
    古夜凡坛加风云

    坛加风云你吃了一碗正宗的红烧肉,力量+2你吃了一份可乐鸡翅,腾空天赋+4你吃了一个份干锅田鸡,跳跃力+5你吃了一份鲜香的羊脑,精神力+3你吃了一块银甲暴狐烤肉,防御+30你吃了暗影飞虎做的狮子头,伪装+80……穿越高武世界,不习武没前途,林笑天的武道崛起,与美食息息相关!

    换装
    古夜凡换装

    换装生长在重男轻女家庭的杨小麦,被车一撞后,身体缩水,世界大变样。世界新规则:男多女少,媳妇难找,收养一只,养大就吃!救了她的军哥,高颜值,高武力值,型男一枚,很积极地收养她、照顾她,堪称极品奶爸!介,新生活就是当童养媳?当沉睡百年的秘密被彻底撕开,全世界都反对他们在一起,天罗地网的残酷殂杀下,他半身浴血,只剩一只手,依然紧握她,说,“小麦,别怕!”他只是个穷当兵的,却为了保护她敢与全世界作对,他满足了她对亲情、友情、爱情的全部最美好的期待。这个男人,她怎能不爱?!【关于初遇】军爷成名后,大众媒体很关心,这位号称帝国第一禁欲系男神的婚配问题。媒体:总督大人,听说您拒绝了帝国的最高配对权,打算独生一辈子吗?军爷:不,我已有深爱的对象!电视机前的杨小麦:谁说这男人嘴拙不会说话啊!(羞涩,捂脸)媒体:(迫于压力,只能绕弯子问)那,能说说您是怎么遇到她的吗?军爷:我救了她。媒体:哇,好浪漫,以身相许啊!那您怎么确定,就是她?军爷:我们坦诚以待,日久生情。当晚军爷回家,被质问:什么叫坦诚,什么叫日久啊?军爷宛尔一笑,以强有力的行动说明一切。(详情见第一卷:你是我生命的意义,头3章!)【关于求婚】天寒地冻的一片野草地里。军爷:小麦,我最喜欢吃肉饼,葱花面,菠菜馍馍,牛奶小馒头,榴莲千层蛋糕……小麦:嗯,然后……军爷:这些都是用小麦做的,我想吃一辈子!小麦:你是想吃这些东西,还是想吃我啊?军爷:都想!小麦:所以,你大冷天的把我掳到这野地里,就是为了吃我一辈子?(寒、野)军爷:这片地十分肥沃,最适合种小麦。以后我们可以在此努力耕耘,遍地丰收。小麦:好,我答应。(内心:以后小麦在上,田野在下,这个未来,值得憧憬啊!)军爷:谢谢!(内心:答应就好,谁上谁下,还看武力值!)(此处详见第二卷:我不喜欢这个世界,我只喜欢你)【关于生仔】军爷终于打败了全世界的威胁,如愿娶到自己的美娇娘。但被冠为史上最不被看好的夫妻,有了“绝种皇帝”之称——永远生不出孩子。当所有的政敌为此振奋不矣,准备东山再起时,皇宫里传出一个惊人的消息:皇后小麦怀孕了。各国间谍纷纷出笼来侦察,这个孩子是不是军爷的亲生种时,皇宫又传来消息:皇后陛下生了一颗蛋。小麦:为什么是一颗蛋啊?军爷:……蛋宝骨碌碌滚进了小麦怀里,又揉又蹭,仿佛卖萌。小麦:看起来好像挺可爱的,那咱们不会是要……军爷:……先孵孵看吧!于是,夫妻两开始了漫长而不可......

    变脸真快
    古夜凡变脸真快

    白衣少年,觉醒于拳台,得逆天传承,修盖世神功,成绝世高手,从此纵横都市、美女入怀、登顶商界,成就绝世之名。

    潜力股
    古夜凡潜力股

    背景:灵气复苏金手指:制造并管理所有的系统简介:灵气凶猛回归,异世界的通道悄然开启,正值世界风云多变之际,泱泱华夏却人才辈出,最强厨神!世界首富!超级学霸!至尊医圣......!这是天才的集中营,是至强者的联盟!教练,这里有好多人开挂。

    S-的攻击
    古夜凡S-的攻击

    简介只有一句——再说一遍,你想成为什么王来着?  (纯海贼世界,莫得系统,不会写简介,看十章内容决定去留,上一个简介纯属开玩笑。)  【书友群667291204,或搜书名《海贼之不祥暗影》】

    王宫之旅
    古夜凡王宫之旅

    一个末落的江山,一个流亡的皇族后裔!“我是有着高尚品德的人,看到地上有钱我都懒得去捡,我就等着别人把我口袋塞钱,要知道,乞丐也是种高尚的职业!”我乃大楚皇族后裔,不一样的世界,一个胖子的逗比江山。

    被风吹散的人
    古夜凡被风吹散的人

    百年老鬼为何跳出墙头夺路狂奔?钉子户鬼楼为何一夕之间惨遭暴力拆迁?隔壁女鬼家的床为何入夜里就摇晃个不停?夜路走多的鬼因何缘由屡遭黑手?深夜时分,熊孩子的红色人头皮球又是被谁踩爆?这一切的背后,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——为了探求这些故事,我们现在将镜头转向身为罪魁祸首的某人。……“关我屁事,我不过就玩个游戏罢了!”此时,一名五脏六腑全是肝的游戏玩家秦先生秦牧路过.jpg

    死死死
    古夜凡死死死

    死死死“谁说凡血脉不能修炼?”“谁说凡血脉不能成为盖世强者?””我不信!““我要让这地因我而颤抖!”“我要让这天因我而失去天威!”

    一分钟
    古夜凡一分钟

    一分钟陈知年聪明、坚韧、隐忍、能吃苦,有些利己的小狡猾,但在大是大非面前保持正能量。1995年大学毕业后,拒绝分配的工作,背着包袱,揣着梦想只身来到大城市闯荡、奋斗。从小助理开始,一路升职加薪,成为职场大杀,再到女霸总,爱情事业双丰收。没有金手指,但有脑子。

    鬼之国巫女的求救
    今非稀笔鬼之国巫女的求救

    鬼谷七徒北斗剑阵【全网最多日更,首日百更】一代超级兵王回归都市,再次掀起无敌传说。横扫地下黑拳,叱咤都市黑暗,潜隐花都,美人相伴。有朝一日,猛龙再出海,战佣兵,灭敌人,千里斩首,横扫各方势力,成就绝世无敌。

    净化伊兰尼库斯
    鱼饵猫净化伊兰尼库斯

    biao净化伊兰尼库斯ti“你,你刚刚说的可是真的?”夏幽兰迟疑地问道,眼泪不知何时落了下来。“是!”他心里明明想说不是,可临到嘴边却改了口。“好,好??????”夏幽兰眼中含泪,无助地点着头,原来一切都是他在利用自己,一切都是欺骗,如今她身中蛊毒,已是命不久矣,不如就此了断,再也不要见到眼前的人,离开这个让她伤心欲绝的地方。眼看着夏幽兰举起手中的剑,直直地指向他。“你会后悔的,我宁愿再也不要认识你!”下一秒剑快速地举到颈间。“不!不要!”他大惊道,想要上前制止,可是已经为时已晚。看着倒在怀中的人儿,他痛哭起来,他有多久没有流泪了

    内灭杀同学
    洛诚内灭杀同学

    当你遇见我,你已不是你。你的世界已深陷危机,我希望你能和我一起,为了拯救你和世界。

    亚力士
    古夜凡亚力士

    亚力士仙分五品。  天!  地!  人!  神!  鬼!  天地二仙金贵,神鬼二仙缥缈,我这一生只求武道镇压诸天,为一人世至尊!【PS:新书期每天两更,每多五千推荐票加更一章,每多一名舵主打赏加更一章。】

    输入页数
    (第9/956页)当前20条/页
    一分快三网址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